第四百三十章 合作(1/2)

孟肃看向女儿,自从孟长淑从京城回来之后,提及最多的就是嘉安郡主。

嘉安郡主在越州李家时就对孟家有恩,最让他感激的就是嘉安郡主提醒了女儿,让女儿避开季远。

知晓季远和王家的事后,岳母一直埋怨他,说他没有将人查清楚就胡乱做主,季远那般有心机,真的成亲之后,长淑还不得任由他摆布。

孟肃也不知道是不是想的太多,晚上做了一个梦,竟然梦到季远婚后指使恶奴欺负女儿,女儿还怀着身孕,结果肚子里的孩子没了,他气得抽剑要砍杀季远,居然不是那季远的对手。

孟肃汗湿透了衣襟,半晌才清醒过来,孟长淑的生母早早就没了,孟肃没有再续弦,自己将女儿拉扯大,除了忙于政务之外,最宝贝的就是自己的女儿,如果真是自己的疏忽让女儿落得这样的结果,他就算死也不能闭上眼睛。

正因为这件事,孟肃对嘉安郡主多了几分感激。

现在看到药材图,再想起女儿说的嘉安郡主和镇州的种种,虽然他还没见过嘉安郡主,但脑海中仿佛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模样。

“老爷,”管事进门将信函奉上前,“镇州宋节度使让人送来书信。”

孟长淑顿时来了精神:“是给我的,还是给父亲的。”

管事笑着道:“都有,有两封信函。”

孟长淑从管事手中将信接下,将宋羡写给父亲的那封递过去,自己则迫不及待的将良辰的信展开。

孟肃将宋羡的书信看完,不禁微微皱起眉头,宋羡与他提及了一个叫刘熙的案子,这案子中牵扯了那些私运的海商。

如果就是寻常一桩案子,宋羡不会专程给他些书信,更何况这桩案子没有发生在越州。

沿海有民众偷偷走船,这是他们早就知晓的,刘熙就是其中之一,宋羡向他讨主意,自然不是想要听他分析什么案情线索,而是与他论海上的乱象。

宋羡就是借这桩案子,在与他说海商的事。

难不成宋羡还知晓其他内情?刘熙的案子还能牵扯出别的吗?孟肃心中隐隐有些猜测,他这些年并不是一无所知,早就清楚有人在海上动手脚,只是苦于朝中无人支持,他无法仔细查下去。

如果有别人帮他一把呢?可是宋羡远在北疆,又能帮上多少忙?

孟肃正思量着,就听孟长淑叫一声:“父亲,你看良辰给了我们什么?”

孟长淑快步走到孟肃跟前,将手里的纸笺放在孟肃面前。

孟肃仔细看过去,那是一张图,按照那图……能做出……

孟肃惊讶地道:“这是……纺车?”

孟长淑点头:“父亲,这是镇州用的大纺车,只不过良辰给我们的这种与镇州的不同,镇州纺的是羊毛,这个纺的是蚕丝。”

孟肃听说了镇州有一种大纺车,没想到嘉安郡主会将这大纺车的做法教给他们。

越州多养蚕,这纺车对他们有大用处。

孟长淑道:“父亲,您快些让人做出来试试。”有了这么详细的图,想要做出来并不难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