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二章 大结局 秩序王座(1/2)

第五百零二章 大结局 秩序王座

502

逃得一线生机,确实已经成了混乱元主,大次元元主,命运元主,本源元主,起源之母等人最大的渴望了。

在弹丸维图的碾压之下,一切都是那么的脆弱,那么的不堪一击,除了毁灭,还是毁灭。

混乱元主的混乱之核,在弹丸维图的碾压下,直接粉碎,他的混乱神体还没有来得及逃离,就跟着被弹丸维图狠狠一撞中,崩溃开来,神体碎灭,剩下无依的神魂和神格,也随之在弹丸维图的碾压下,灰飞烟灭!

根本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抵挡弹丸维图的碾压,这是灭世之丸,是磨灭一切的力量,最终极的审判!

混乱元主只有在彻底碎灭的时候,其崩溃而开的残余意志,波动出无尽不甘和悔恨的怒吼:不!

同样不甘,同样悔恨的,还有远远的躲在一旁的大次元元主,命运元主,本源元主,起源之母维尔德拉,鲁吉亚等人。

他们疯狂的轰击着破碎的混乱元界,混乱元界的晶壁系早就崩塌,但却有一层无形的桎梏,牢牢的挡着他们的去路,桎梏着整个破碎的混乱元界,不让任何一丝混乱的气息外泄!

这层桎梏就如同一层无形的气膜,阻隔着一切,也禁锢着大次元元主,命运元主,本源元主等元之存在。

“不!”眼看着弹丸维图挟带着无尽毁灭和审判的气息,碾压一切,毁灭一切,碾压而来,特别是最强大的混乱元主和时间元主居然如同蚍蜉一般,被碾压致死,神体,神魂,神格,彻底碎灭,这让大次元元主,命运元主,起源之母等存在,如何不感到绝望和恐惧?

每个元的存在,都拥有永恒的生命,但不代表他们不恐惧死亡,不眷念永恒的生命。

“伟大的秩序元主,我们不敢再与您做对,不敢再挑衅您的神威,我们愿意臣服,请饶恕我们吧?”大次元界主奥利泰克,命运界主欧烈丝提斯,本源界主西里摩尔,起源之母维尔德拉大声乞求,天灾主宰鲁吉亚更是直接呼唤着要回归本尊之体,不再分裂。

对于这些乞求,这些呼唤,秦乱敌完全无视,弹丸维图毫不留情的碾压,碾压,碾压,碾压一切,毁灭一切,审判一切!

大次元,命运,本源,起源,鲁吉亚,包括混乱元界无尽时空,多达数十个宇宙,以及时间元界,命运元界,大次元元界完全被碾碎,彻底化成混沌,化成虚无。

一切本来存在的,都不复存在。

唯有那段曾经发生过的,却被斩断剥离的起源历史,依旧被秦乱敌守护着,并被重新接回起源元界的历史进程之中。

至于那些被时间元主和命运元主重新改变并发生了的历史,也被秦乱敌毫不留情的抹除了去。

这些历史,本就不该发生,不该存在,而一旦容许他们继续存在,则绝对会影响那段属于秦乱敌和一切和他有关系的人的命运。

对秦乱敌来说,没有任何事物比得上自己最为至爱的女人优,以及和自己关系密切的几个妻子和子女,他们才是最重要的。

秦乱敌有私心,也从来不否认他的私心,若是自己最爱的女人和最亲的子女都不能守护,那就算能够守护整个元宙,乃至是更高位面又有何用?

轰隆轰隆,1008个元界组成的无比巨大的弹丸维图,碾碎了整个混乱元界,碾碎了混乱元主,时间元主,命运元主等超级存在,甚至将分裂之体鲁吉亚都毫不留情的碾压磨灭后,并没有消散,反而更为壮大。

轰隆隆的震天巨响,破碎的混乱元界彻底破碎,爆炸成无尽的混沌气流,整座如同擎天之柱,深入无尽虚空不知其高,亦不知其底的穹宇神山,也轰然崩塌。

秦乱敌漠然的仰望着随着穹宇神山的崩塌,而缓缓出现了一个巨大窟窿的元宙穹顶。

他眼中所见之处,看见的不再是表相,而是最极致的维。

那巨大无比的窟窿之中,弥漫着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维线,这些维线,每一条,都比元宙任何一个元界维线都还要粗大,都要蕴含更加深厚的底蕴。

如果说元宙的元界维线是一条溪流的话,那么更高层次的穹宇的元界维线就是大海般磅礴。

只扫了那么一眼,秦乱敌就无比确定穹宇确实是一个比元宙更高层次,而且还是高出很多层次的世界。

对元宙的元主们来说,穹宇是高不可攀的更高层次的世界,除非是多元的存在,才有资格踏入穹宇。

而秦乱敌,透过因为穹宇神山崩塌而露出的那个巨大窟窿,看到了属于穹宇的维网络,一切隐藏到极致的秘密,本不可跨越的壁障,都在瞬间解开。

就算没有这个窟窿,秦乱敌也随时可以操纵维的力量走进穹宇。

“是谁?居然敢撞到了打坏了定风柱?”

忽地,一个震天的怒吼从元宙穹顶窟窿中轰然传出,一张无比狰狞无比恐怖巨大的脸孔,赫然出现在窟窿之中,几乎填满了整个窟窿。

两只比元界还要巨大的眼睛,迸射出两道惊天之光,刺进了元宙之中,扫来扫去,追溯着穹宇神山崩塌的源头。

几乎一瞬之间,这双如同实质般的目光,就定在了昂然立在元宙虚空,一脸漠然仰望的秦乱敌身上。

秦乱敌四周,弥漫着整个混乱元界破碎崩溃后形成的混沌领域,周围更有着大量崩塌的穹宇神山碎片。

“是你,毁了定风柱,让穹宇的风轮再次转动,让风灾肆虐,造下了无边的罪孽,我以神罚天神摩罗多的名义,判你有罪!你该死!”

窟窿中的神罚天神声音轰然震荡整个元宙,一只布满青鳞利刺狰狞可怖的手臂自窟窿中轰然落下,向秦乱敌狠狠拍去!

这只手臂,弥漫着神罚和审判的元力,镇压众生,众神,镇压一切。

秦乱敌一指点出,指头间,是无尽维线凝聚成的深刻指纹,点在轰然落下的神罚天神的手掌掌心上。

震天的炸响轰然爆开,神罚天神如同遮天般的手掌被秦乱敌一指头洞穿,更绽开无尽的龟裂,神罚和审判的元力在维的力量冲击下,直接烟消云散,丝毫不能落到秦乱敌的身上。

掌握着秩序和维的力量,秦乱敌不但超越了任何一个元,也超越了多元的超级存在。

指头不但洞穿崩溃了神罚天神的手掌,更是直接跨越无尽的元宙虚空,没入了那个巨大的窟窿,点在神罚天神那张狰狞可怖,不敢置信的脸上。

蛛网似的龟裂,也跟着在神罚天神的脸上蔓延而开,如玻璃般破碎开来。

破碎的不只是神罚天神的手掌和脸孔,还有他的神体,神魂,以及神格!

秦乱敌出手,三神俱灭。

凡是敢挑衅他的存在,秦乱敌都不会容情,在洞悉了命运,打破了宿命,成就秩序之元,跟着跨出起源,走进元宙,洞悉维,掌握维的力量后,他就决定要打造属于他秦乱敌的无上神威。

现在,秦乱敌已经不是一个元,而是维,秩序之维。

多元的超级存在又怎样?比元宙更高层次的穹宇又怎么样,秦乱敌都可以用至高的角度,俯视他们。

秦乱敌没有再理会穹宇,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手掌之中的起源元界。

重新接回正确的起源历史轨道的起源元界,所有一切被剥夺或被抹杀的和秦乱敌有关的人和事,都在秦乱敌维的力量下,重新回归。

事实上,在秦乱敌当时脱离起源元界,进入元宙的时候,起源之母维尔德拉召回身上具有起源气息起源烙印的优,以及虚无之主和时空之主,战神默多斯,死神哈德斯,大先知之神史可辛娅等人,回归她的怀抱。

可以说当时优,虚无之主,时间之主,默多斯,哈德斯,史可辛娅等人,就已经被起源之母维尔德拉吞噬,回归最起始的起源形式,而本体则不复存在。

秦乱敌以秩序之维的力量,却是重新再造了整个起源元界,复生出所有他想要复生的存在。

哪怕是在混乱元界被彻底磨灭的起源之母维尔德拉,只要秦乱敌愿意,他也完全可以将其复生。

当然,秦乱敌复生任何人,也绝不会去复生起源之母维尔德拉,任何一个被他亲手磨灭的存在,秦乱敌都不可能再复生他们。

优在起源元界中,从冥冥虚空中,走了出来,他的身上波动着浓郁无比的起源气息,可以说,她就是新的起源之母。

当优从起源元界走进元宙的时候,她身上浓郁的起源气息,立刻获得了元的认可,瞬间蜕变成了元力,成就起源之元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