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古老遗族(1/2)

婴儿房里,祁宝贝坐在粉色的摇床边,摇来摇去,动作很轻,端详着自家妹妹的可爱脸蛋,不忘吐槽某王君,“惜儿,你看爹爹他多可恶,今天可是你的百日宴,他竟然拐跑了娘亲,整个下午不见人也就算了,如今天都黑了还和娘亲在房间里玩妖精打架的游戏,简直是幼稚!”

惜儿甜甜地笑着,也不知道到底听没听懂祁宝贝的话。

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了叩门声,祁宝贝微微侧首,便瞧见了在门口处长身玉立的男子,小家伙嘴角立刻牵起了灿烂的笑容,甜甜地唤道:“羽叔叔。”

“宝贝,怎么只有你在?”

来者环顾四周,除了躺在摇床里的三个刚满百日的小家伙外,婴儿房里便只剩下了祁宝贝,根本不见祁玥和叶薰浅的身影

“爹爹和娘亲一回来就躲进卧室里去了,讨厌死了!”

祁宝贝说话的风格素来直言直语,见到宫羽,更是忍不住将心中的不满一吐为快,不论祁宝贝说什么,宫羽都始终微笑着,耳尖地听到祁宝贝肚子咕噜一叫,他忍不住关心道:“宝贝是不是还没来得及吃晚饭?”

“可不是嘛,我都快饿死了!”

祁宝贝朝宫羽抱怨了几句,只听宫羽善解人意的话传来,“既然如此,宝贝你还不快去吃饭,万一饿着了,你娘亲可是会心疼的!”

“嗯嗯,说得也是!”

祁宝贝点了点头,心想:现在爹爹和娘亲还在卧室里呢,所以他可以抢先把好吃的都吃光……若是无法吃光可以把小墨墨这个饭量大的家伙也带上!

小家伙眉毛弯弯,朝着摇床里自己唯一的妹妹笑了笑,而后屁颠屁颠离开此地,往膳厅方向跑去,途中碰到小墨墨,还不忘跳上他光滑的背部,在府中迎风奔跑。

此时,夜幕沉沉,就连七月的夕阳也渐渐褪色,给整个炼狱王城笼罩下一片阴影。

卧室之中,叶薰浅偎在祁玥怀里,捻开帘子的一角,视线穿越水晶窗,外面是一片宽敞的草地,感受来自男子身上炽热的温度与气息,她情不自禁更加靠近他。

无论她如何坚强独立,在他面前,她也想有那么一刻,成为他倾尽一切去保护的弱者。

“祁玥……我们这样……指不定东苑里会传出多少闲言碎语呢……”叶薰浅被祁玥搂在怀里,手指描摹着他轮廓,眼里满是依恋,小声开口道。

“闲言碎语?”

祁玥忍不住掀唇一笑,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,她的性子他再明白不过,在某些事情上羞得厉害,他们成亲多年,这一点倒是没什么变化,他柔软的指腹拂过她如玉的脸庞,促狭道:“那薰浅倒是说来听听,都有些什么闲言碎语,好让我长长见识!”

“讨厌鬼!”

叶薰浅一听,脸颊红成了一片,粉拳轻捶在他胸膛上,“你明明知道的,却偏要我说出口,这是什么道理?”

“还不是因为你脸皮太薄!”

祁玥亲了亲她宛若羽扇般的睫毛,低低一笑,叶薰浅想起今日发生的点点滴滴,气不打一处来,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旺盛精力,前一秒才刚和云疆巫王打了一架,后一秒就能想起风月之事,当真是不要脸!

“我要起来了!”

叶薰浅瞅了瞅天色,深深地觉得自己不能再和他待在床上了,否则……说不好什么时候他兴致一起,她就又被他占便宜……

毕竟,这种事情以前也常常发生!

“也好!”

祁玥直起身体,将她打横抱起,往浴室的方向走,叶薰浅一双纤纤玉臂环住他的脖颈,轻轻闭上了双眼,在她看来,祁玥风华正茂,某方面的需求大也在情理之中,他的确是个难得一见的优秀男子,作为她的夫君,他也一直是很体贴她的。

两人梳洗一番过后,正要离开卧室,不想门上传来几声急促的叩门声,紧接着便是影风低沉的声音,“君上、王妃,属下有急事禀告。”

叶薰浅微微侧首,观察祁玥的脸色,并无变化,心想:若是影风早来半个时辰,这个男人怕是要臭着一张脸了!

暗忖之际,祁玥牵起她的手,朝门的方向走去,打开手柄,径直而出,“说。”

影风脸色一沉,颇为凝重道:“小小姐不见了!”

此话一出,宛若晴天霹雳般响彻叶薰浅的脑海,她的心在这一刹那凉透了,就像是被千年寒池里的冰水浸泡过一般,原本殷红的唇顿时一白,声音有些颤抖,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祁玥右臂环过叶薰浅的腰,将她整个身体都圈到自己怀里,“薰浅,你冷静些,相信我。”

“可是祁玥……惜儿她才三个多月大,如果……如果……”

叶薰浅脑海中浮现的尽是女儿粉嫩的脸蛋还有甜美的笑容,她无法想象没有任何自保能力的惜儿被人掳走后会遇到什么事,无助在第一时间侵袭了她的理智。

祁玥面容清冷如苍穹上高悬的明月,一边抱着叶薰浅,一边往华曦殿的方向走去,宫羽和凤遥已经在殿内等着了,此时见到祁玥和叶薰浅,遂迈步上前,说明情况。

“有人易容做我的模样,骗过了所有人,带走惜儿!”

宫羽眼睛一眯,嗓音略显低沉,这是他初步猜测的结果,基于宝贝及下人们的说词,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。

祁宝贝快步上前,抱住祁玥的腿,回忆起自己离开华曦殿前发生的事情,“爹爹,宝贝原本在殿里陪着惜儿的,没过多久就碰到羽叔叔,说是晚饭的时间到了,让宝贝先去吃饭,再过不久后惜儿便不见了!”

“祁玥、浅浅,我今天一直和师兄在一起,绝对没有分开过,酉时时分,我们在茶厅,碎玉当时也在场。”

凤遥眉毛差点就皱成了小山,祁玥听到凤遥的话,眼神扫向了碎玉,只听她继续道:“君上,凤遥小姐说得不错,当时正是奴婢在一旁随侍。”

祁玥心中明白了个大概,和叶薰浅一起走到专门为惜儿打造的粉色摇床前,看着摇床里空荡一片,心里不好受,只见他弯腰拾起摇床里的拨浪鼓,过了一会儿,对屋子里众人缓缓道:“本君知道了,都下去吧!”

屋子里杵着的人顿时离开了九成,惜儿被人悄无声息地带走,宫羽心中自责,祁玥有多宠爱惜儿,他看在眼里,此番惜儿不见,他难辞其咎。

“可有什么线索?”宫羽上前,与祁玥对视一眼,出声问道。“嗯。”

祁玥点了点头,小小的拨浪鼓在他手中晃动,他扶着叶薰浅在软椅上坐下,道:“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他们的目标应该是薰浅,只可惜薰浅一直都跟我在一起,找不着机会下手,所以才带走惜儿。”

“我们只需按兵不动,不出三日,他们定然会找上门来!”

祁玥思考片刻,将最近发生的种种事情联系起来,不多时便拼凑出了大概的真相。

“三个月后,便是东荒帝王墓开启之日。”

宫羽和凤遥对此事自然不会陌生,他们闭关了将近一年,为的便是帝王墓现世那一天,又怎会不明白祁玥话语中的深意?

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他们的目标是水云晶?”

宫羽语气里蕴含一丝试探,见祁玥默认后,他的目光转而投向叶薰浅,关切道:“浅浅,如若是这样,这三个月内你要多加留心,只要你没有落在他们手中,惜儿便不会有事。”

“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水云晶在我身上?”

叶薰浅渐渐冷静了下来,清澈的眸光落在祁玥和宫羽身上,闷闷地问了一句。

她犹记得,当初在桑州城茶馨小筑外,曾为苗疆大祭司的寄苒同样口口声声让她交出水云晶,可是她对水云晶真的没有任何印象。

迄今为止,她对水云晶的认知仅局限于它是四大晶石之一,是开启东荒帝王墓的重要条件!

“看来叶叔叔不曾与你提过贤王府一脉的由来。”

宫羽轻声一叹,见叶薰浅黑眸里闪过丝丝疑惑,遂继续解释道:“我也只是在宫家先祖的手札上偶然看到过一些记载,如今想来,大约是真的吧。”

“贤王府叶氏一族并非九州大陆土生土长的家族,而是来自青冥海域的彼端。”

叶薰浅听罢顿感错愕,她在贤王府生活多年,也不曾听说过这些……

反观祁玥,面上倒是没有显露出任何惊讶神色,他握住她略显冰凉的双手,注视着自己心爱的女子,半晌过后,他轻声一叹,“薰浅,这些事情,我原本是不想同你说的……”

“据我所知,贤王府叶氏一脉是来自星辰大陆的古老遗族,乃水云晶的伴生血脉,你项上的传家玉佩里蕴含了叶氏先祖布下的强大阵法,水云晶被封印其中,一旦血脉觉醒突破神级,水云晶将离开玉佩,觉醒的血脉也将会成为水云晶的新宿主。”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