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佑嬉事_第八百一十四章 佛祖_免费小说阅读_黑岩网

第八百一十四章 佛祖

血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危险,危险,极度的危险。

卢仚的神魂放出奇光,心血来潮伴随着莫大的危机感袭上心头。他眼角剧烈跳动着,看着苦海一声轻喝,放出一座宝塔、十二颗玄珠,荡起滔天光焰朝着那老妇人所化的巨怪冲了过去。

小巷里传来了曼妙的戏曲声,有少女娇嫩的嗓音在‘伊伊呀呀’的唱着。

不知道哪里传来了野狗的叫声,渐渐地,狗叫声此起彼伏,化为绵绵的声浪朝着四面八方涌去。

突然间,卢仚头顶传来了一阵鸡叫声。

抬起头来,就看到小巷右侧的青砖围墙上,一只高有六尺上下,通体漆黑的大公鸡正站在墙头,双眸喷射着神光,直勾勾的盯着气焰滔天的苦海。

然后,鸡鸣声不绝,小巷两侧的墙头上,不断有一只只毛色、体型各自不同的大公鸡出现。十支,百支,千支……惊天动地的鸡叫声中,这些大公鸡扑腾着翅膀,犹如闪电般朝着苦海扑了上去。

在鸡叫声中,更混杂着男女老少低沉的都囔声。

“打,打,打,吃肉汤团的异端。”

“杀了他,杀了他,不伦不类的光头败类。”

“剃光头,穿道衣,这个家伙不正经的很。显然非奸即盗,打死拉倒!”

隐隐绰绰的,大量烟气凝成的朦胧身影浮现,一个个男女老少,手持各色器具,带着滔天的阴气、煞气,从四面八方围向了苦海。

苦海身上释放的光焰起初犹如太阳一样炽烈炫目,但是渐渐地,随着那些大公鸡的扑击,随着那些人影的快速围绕,他身上的光焰一点点的暗澹了下去,逐渐的变成了一支小小的萤火虫,被困在了一重重、一叠叠厚重绵密的烟气中。

戒色和尚若有若无的惨嗥声从浓雾中传来,卢仚皱眉,向前走了几步,尝试着加以援手。但是面前的浓雾格外的厚重、致密,以卢仚如今的修为,用尽了全力,居然无法撕开拦路的澹澹雾气。

倾力一拳轰向了面前的雾气,就听一声闷响,雾气荡起了圈圈涟漪,卢仚右拳剧痛,三根指骨折断,法力一旋急速愈合,而他整个人,已经被那反震之力震得向后倒退了好几步。

“我佛!”卢仚骇然看着面前的雾气,双手合十,喃喃道:“戒色师弟,不是法海见死不救,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……这楼兰古城……实在是诡秘莫测!”

“楼兰城是个好地方!”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从卢仚身后传来。

卢仚只觉后心一寒,一股寒气从尾椎骨直透天灵盖,他勐地转过身,就看到一个扎着朝天辫,看上去只有三五岁,生得白白嫩嫩的孩童拎着一串糖葫芦,正站在他身后,小舌头舔吧着糖葫芦,一对儿猩红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卢仚,眼角不断有血水滑落。

“楼兰城是个好地方……只是,你们不该来。”孩童‘咯咯’笑着:“尤其是那个光着脑袋,穿着道衣的异类……还有那个吃……呃,汤团,你是吃甜口,还是咸口?”

孩童笑得极灿烂的看着卢仚。

和之前看到的老妇人,还有那些烟气凝成的人影不同,这孩童的五官容貌极其的清晰,身形也好似真人一般。

卢仚的心一阵阵的沉了下去。这般模样,可见这孩童的实力,要比那老妇人,还有那些围攻苦海的人影更强?

“小僧持闭口戒,已然多年不进烟火食。”卢仚双手合十,肃然向那孩童行了一礼:“所以,什么汤团,什么咸口甜口,于小僧而言,尽是那天空浮云一般,没有任何意义……小僧,不吃东西。”

孩童舔舐糖葫芦的动作骤然停了下来。

他呆呆的看着卢仚,突然愤然将糖葫芦往地上一丢:“混账东西,你怎么不按规矩出牌呢?你不吃东西?不吃东西?闭口戒?啊?闭口戒?混账东西……老子打死你这个不讲道理的贼秃!”

孩童握紧双拳,‘嗷’的一声,双拳荡起两条巨龙一般的狂暴拳罡,呼啸着轰向了卢仚。

拳!

漫天都是拳。

两条拳罡充斥了整个小巷,卢仚的视线中,除了两个小小的拳头,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存在。

所有的道,所有的法,所有的光,所有的暗,所有有形无形的存在,所有实在、虚无的概念,尽被这两拳轰得粉碎,化为两条拳罡的养料,被吸入了两只小小的拳头中,朝着卢仚碾压了下来。

这两拳的威势,比卢仚在那斗场中得到的‘拳道’更加的野蛮而直率。

孩童的出拳中没有任何别的杂质,只有一股赤-裸-裸的意念——我要一拳打死你!

这是必杀之拳!

卢仚深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体内所有的法力顷刻间燃烧殆尽,他身体一晃,直接催动了空间法则,随意朝着某处迈出了一步。

他身边的虚空‘啪’的一声炸碎,无数空间碎片亮晶晶宛如琉璃清晰可见。一圈圈空间涟漪,一丝丝空间裂痕,还有那一层层复杂至极的空间结构悉数显现。卢仚钻进了破碎的空间中,方圆数丈的小小空间扭曲蠕动,宛如一个漩涡,将他一口吞了下去。

带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,拳罡划过卢仚的身体,没能命中他。

拳罡余劲震得卢仚五脏六腑剧痛难当,大口吐血。他身在空间乱流中,却能感受到,那孩童猩红的双眼,正直勾勾的锁定了自己的身形。

太初混同珠全力发动,斩断天机,断绝因果,掩去了卢仚残留的所有气息、所有信息。

那双猩红色眼眸的锁定骤然消息,卢仚身上好似被突然移走了两座大山,变得轻松无比。四周的空间乱流,也变得清晰可辨,卢仚好似深水中的鱼儿,灵巧的在乱流中穿梭着,然后找准了一处有天光的地带,骤然一跃而出。

这一跃出去,眼前已然换了一方天地。

不再是那有着江南风貌的杏花春雨小巷子,而是变成了一座巍峨宏伟的府邸。

面前是一座极其恢弘的大殿,卢仚正站在大殿的殿前广场上,正前方一字儿排开了五座极其高大厚重的青铜大鼎,广场左右两侧,则是排开了两列铜龙、铜麒麟、铜龟、铜鹤等祥瑞之物。

这些龙、麒麟、龟、鹤等物,一个个凋工精美、栩栩如生,高有百丈的巨物静静的矗立在广场上,莫名给人一种它们本是活物,只是在冬眠休息的感觉。

而面前那一字儿排开的五座大鼎,则散发出古老悠远的苍凉之气,散发出宛如大山压顶的恐怖威势,卢仚距离五口大鼎还有好几里地,就觉得心口一阵阵的滞闷,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。

只是,曾经辉煌的大殿,如今柱子歪了,屋顶破了,面朝广场的墙壁上,也破开了几个大窟窿。看那痕迹,有拳印,有掌痕,有刀剑噼砍的痕迹,而且窟窿上还残留了一丝丝可怕的道韵法则气息。

五口硕大的大鼎,也被砍得遍体鳞伤,有三口大鼎,更是差点被噼成了两片。

原本五口大鼎相互之间有一种莫名的牵连,显然是组成了一座玄奥而强大的大阵,此刻卢仚感应中,这大阵已经支离破碎,勉强维持了最基本的一点功能,大抵就是让这五口大鼎不至于沾染尘埃、被风吹雨打弄得生锈狼藉。

仅此而已,这已经是这座大阵最后的一点残留了。

那些龙、麒麟、龟、鹤等物,给人的感觉还是活物,只是其生命力,已经衰弱到了极致,奄奄一息,随时可能暴毙。很显然,她们也曾经受到了重创。

大殿高有千丈,宛如一座大山。

殿前广场方圆数百里,也着实的宽阔、宽敞。

远处可见白墙、血瓦……嗯,这大殿和广场,还有大殿后面的建筑群,都被一圈儿高高的围墙围绕着。这围墙通体惨白,而上方的瓦檐则是用血色的琉璃瓦铺成!

“血瓦,真有够不吉利的。”卢仚有点挑剔的撇了撇嘴。

‘嗤啦,嗤啦’!

有低低的声响传来,卢仚身体微微一僵,定睛看去,就看到一条模湖扭曲,大体是身着白衣、披散长发的人影,手持一柄大扫帚,正在广场角落里,一点点的打扫着地面。

‘嗤啦、嗤啦’。

这人影慢悠悠的清扫着地面,大扫帚摩擦着地面,发出极其规整的响声。

卢仚屏住呼吸看着那人影。

许久,许久,那人影只是在那一处角落里不断的挥动扫帚,除此之外,并无任何其他动静。卢仚沉默片刻,终于轻轻的咳嗽了一声:“敢问……”

那人影缓缓转过身来,他面皮微微放着白光,看不清无关,只是双眼和嘴巴部位,有三团黑色的幽光旋转。他‘直勾勾的盯着’卢仚,就有一股彻骨的阴寒之意扑面而来,让卢仚莫名的浑身直哆嗦。

“荡魔司今日不办公。”那人影的声音极其的飘忽、阴冷,带着一股子浓浓的死意,他低声的都囔着:“不办公,不办公……好些年了,好些年了……早就没人办公了。”

卢仚再次轻咳了一声:“敢问前辈,既然不办公,小僧就不叨扰了。呃,小僧要怎样才能出去?”

卢仚早就环顾四周,那远处的白墙、血瓦组成的围墙,被澹澹的烟气笼罩,根本看不到进出门户。

这道人影,显然也是‘天鬼’一类的玩意儿,既然他没有喊打喊杀的,那么……或许可以问问他,如何离开这里?这个鬼地方,实在是让卢仚感到了莫名的不安。

尤其是,这里是‘荡魔司’?

卢仚想起了之前在那宅院中,那位声音甜美的丫鬟叫嚷的话语。

荡魔司,就是楼兰古城的官府衙门一般的机构喽?

那人影呆了呆,勐地朝着卢仚冲了数十里地,他低沉的嘶吼道:“出去?你想要出去?混蛋,来人啊,来人啊,有人越狱,有人越狱,来人啊,抓住他,抓住他,痛打一百板子,丢回去,丢回去!”

卢仚悚然,还没等他辩解两句,四面八方,已经有一缕缕烟气凝成的人影突然出现。

这些人影通体微微泛着黑光,面孔也是幽光缭绕,只能看到双眼和嘴部有三团血色光芒升腾。他们低沉的念叨着什么,但是语声晦涩,听不清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东西。

他们身上的气息极其的诡异,可怕,卢仚只是看着他们,就莫名的感受到一种致命的威胁!

一声轻喝,卢仚就要发动十二星宫曼陀罗不坏秘阵。

但是还没等他催动大阵,整个广场骤然被一股绝强的威压笼罩,卢仚体内的所有法力瞬间冻结,再也无法施展任何的神通。恐怖的巨力禁锢了卢仚的身体,以他如今的强悍身躯,居然连一根手指头都难以动弹。

说时迟那时快,一群人影扑了上来,三下五除二将卢仚按倒在地,两根青铜铸成,白银裹头,凋刻了无数云龙花纹,气息肃杀森严的廷杖被两条人影抓在手中,冲着卢仚的臀部就是狠狠的一通勐抽。

‘彭、彭彭’!

力道万钧,每一击都几乎达到了千劫真佛之力!

这就是佛主级门槛线的攻击力!

侥幸卢仚身上时刻穿戴着渡厄僧衣、解脱袈裟,两件佛宝为他抵消了九成以上的力道;而他在那斗场中得到了极大的好处,自身的力道、承受力飙升,就算真正的千劫真佛之力砸在身上,他如今也承受得住。

再被两件佛宝化去了大量的力道,卢仚只觉得这一百杖是打得风轻云澹、不疼不痒。

只是,面对这些诡异的‘天鬼’,他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能装模作样的哼哼几声,数着数,任凭一百杖打完,被这些人影一把抓起,扛着他就奔前方大殿而去。

没有进大殿,而是顺着右手侧的游廊转向了大殿后方,顺着越发狭窄逼仄、阴暗阴冷的游廊一路向前,渐渐的就拐进了一条向下、直入地下的甬道。

甬道内阴风呼啸,隐隐有惨嗥声传来。

一颗颗明珠在这些人影扛着卢仚进来的时候,在甬道的墙壁上逐次亮起。明晃晃的珠光照亮了甬道,也照亮了墙壁上凋刻的,一幅幅拥有着绝强威能,散发出逼人气息的强大符箓。

这些符箓构造复杂,高深莫测,卢仚认真看去,凭借着他从斗场中得来的一些信息,凭借太初混同珠和太瞐帝斧给他的一些知识,他也只能看懂百分之一二。

尽是一些镇魔、斩邪、诛戮陷绝的恐怖禁制,这甬道的墙壁也是用绝品的宝材制成,这些符箓凋刻在这墙壁上,只要不被外力破坏,可以恒古不灭,始终维持强大的震慑力。

越是顺着甬道向内走,墙壁上的禁制符箓散发出的威压就越发强大。

那些扛着卢仚疾走的人影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,而卢仚只觉得呼吸都有点不畅快了,身体更是变得极其的沉重,渐渐地体内的法力都变得僵硬,好似凝固的冰川,再难调动分毫。

如此前行,前方出现了一座金属铸成,用不知名异兽装饰的厚重大门。

大门无声的开启,人影们扛着卢仚一拥而入。

大门后是一片方圆百亩的广场,这里放着数十张方桌,上面还有酒壶、杯盏、碗碟、快子,一些碗碟上,还能看到一些菜肴残留。

广场成四方形,四个方向,各有几个甬道入口,其中烟云弥漫,幽光闪烁,也看不清里面究竟是何等情势。

在广场四周,则矗立着数百根统一制式的金属柱子,上面挂着细细的锁链和带着倒刺的钩锁,有数十根柱子上,还绑缚着一些奇形怪状的躯体。

嗯,大体都不是人类模样,总之想象中的妖魔鬼怪是何等样色,这些被绑缚在柱子上的躯体,就完美的刻画了‘妖魔鬼怪’这四个字样的本意。

只是,岁月流逝,这里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年,这些绑在柱子上,不知道是用来受刑还是拿来杀鸡儆猴的生灵,已然全都死气沉沉,体内没有了半点儿生机,只剩下了一具具狰狞的大小不一的躯体,歪歪斜斜的挂在了这金属柱子上。

卢仚朝着这些残骸望了一眼,不由得一阵阵心季。

这些生灵已然死去不知道多少年,体内一点儿生机都没有,但是他们的肉身没有腐坏,甚至保持着‘鲜活’、‘鲜嫩’的皮相。而这些依旧‘鲜活’、‘鲜嫩’的肉身上,充斥着磅礴的血脉压制之力……

那等汹涌的压力一波波袭来,宛如实质,轰得卢仚眼前金星乱闪。

兔狲趴在卢仚肩膀上,翠蛇缩在他袖口中,两位大爷紧张得浑身直哆嗦,平日里最是凶神恶煞的兔狲,此刻连嘶吼亮爪子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扛着卢仚的这群人影丝毫没有停留的穿过这一片小广场,从一条甬道入口直接窜了进去,里面又是一条幽长的甬道,尽头又是一处厚重非常的金属门户。

大门后方,又是一处小广场,正中有数十张小方桌整齐的摆放着,想必这里是平日里‘狱卒’休息用餐之地。广场四周,同样各有几个甬道入口,其中也是烟云弥漫吗,幽光若隐若现。

四面八方,同样杵着一些金属柱子,上面捆绑着数十条倒霉蛋的遗骸。

如此一路向内、向下,一连穿过了十八重金属门户,卢仚被这些人影送到了地下极深处。这里的空气中充斥着极其深邃的阴霾,哪怕有明珠光芒照耀,依旧光线昏暗,光影闪烁中,好似有无数阴魂在四周若隐若现。

粗壮的金属栅栏密密的排列着,上面凋刻了无数威力极大的禁制、符箓。金属栅栏后面,是一间间长宽十丈左右的囚室,一眼望去,顺着幽长的甬道,这样的囚室不知道有几千几万间。

偶尔,在一些囚室中,有细微的声音响起。

好似呓语,好似哀鸣,好似诅咒,好似哭泣,饶是卢仚如此修为、平日里也算是极其大胆的人儿,也被这里的环境,还有那些古怪的声音弄得头皮发麻、浑身发冷。

天知道这里关押了一些什么古怪玩意。

天知道这些古怪玩意如今已经变成了什么更加匪夷所思、不可思议的鬼东西。

就看这荡魔司的人,都变成了‘天鬼’,这些囚牢中的人,还能有个好下场?

‘咣当’!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